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北京12名女性官員落馬 「美容腐敗」兇猛

辦案檢察官剖析,這一系列因美容而發生的貪污、受賄案件均實施在一個相對封閉的空間裡,而女子美容會所裡的高消費又將常人拒之門外,脫離了監管。這種新型的「美容腐敗」潮流極具隱蔽性,使得很多女性官員抱有僥倖心理。

截至12月初,京城多起因美容而衍生出的系列貪污、受賄大案在歷時一年多的全面調查後,目前已由北京市檢察院第一分院陸續偵查終結。

據瞭解,這是北京市檢察機關首次查辦發生在美容會所裡的系列貪污、受賄案件,共立案13件,其中12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均為女性,另一起是北京城建集團原副總劉某為情人出資美容的共同貪污案,13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多為局、處級幹部,涉案人員之多、波及行業範圍之廣,均為京城歷史之罕見。

匿名舉報牽出系列大案

2011年3月,北京市檢察機關接到上級轉來的一封匿名舉報信,寥寥數字的舉報信中反映北京市衛生局機關工會原主席白宏長期在美容會所高檔消費,行為可疑,匿名舉報引起了檢察機關的高度重視。

檢察官初查發現,白宏分管的工會單獨設有財務和銀行賬戶,經常有大量的支票、現金的支出,而返回平賬的發票內容多為「會議費」、「培訓費」、「辦公用品」 和「禮品」等,卻沒有一張發票能夠反映出與「美容會所」有關聯。深入調查後,檢察官發現,開具這些「會議費」、「培訓費」、「辦公用品」發票的某酒店、某商貿公司、某銷售公司等四家公司都由一個共同的上級管理公司註冊成立——北京某女子會所管理公司。

這家女子會所管理公司還在北京海澱、朝陽等核心地段實體連鎖經營著5家高檔美容中心——對外則統一冠名為北京某女子世界健身俱樂部。憑藉著敏銳的意識,檢察官開始搜集到白宏涉嫌犯罪的線索和證據,而白宏在這家女子世界健身俱樂部的美容軌跡開始浮出水面。

這是一家只為女性提供專業美容和保健服務的高檔會所,在北京市中關村、亮馬河、萬柳等黃金地段有多家分店連鎖經營。白宏第一次走進這家會所是在2006年7月,當時的她並不具備那樣高的經濟消費能力,只能從自己分管的工會會費裡「想辦法」。

有了第一次「濕鞋」,此後便一發不可收拾。從2006年7月至案發前,白宏多次動用工會會費,在這家2000多平方米的會所裡,體驗遍了美容、美體、健身等上百項特色服務,美容會所彷彿一個磁場,對白宏產生著強大的吸引力,她越陷越深,沉迷其中。

這一「沉」就是5年,沒有人知道白宏的「秘密」,而年近60歲的她則在周圍人群的讚美聲和嫉妒聲中享受著成功女性的快感。據統計,從2006年7月至 2011年3月間,白宏利用擔任北京市衛生局機關工會主席的職務便利,以召開會議、培訓、購買禮品等名義,多次從自己主管的市屬衛生系統工會會費賬戶中領取現金支票或現金,將自己負責管理的工會會費共計人民幣399萬餘元轉入北京某女子世界健身俱樂部等多家公司,支付其個人的美容、保健消費,後以北京某女子世界健身俱樂部等多家公司開具的發票到單位平賬,以此手段貪污公款399萬餘元。

2011年12月20日,北京市一中院以貪污罪判處白宏有期徒刑十五年,白宏未上訴。

RE: 北京12名女性官員落馬 「美容腐敗」緣何兇猛

明示並收受美容卡

在查辦白宏特大貪污案的同時,檢察機關並沒有就案辦案。在偵查中,辦案檢察官起獲了北京某女子世界健身俱樂部內部的秘密客戶資料和相關賬目,更多涉嫌美容的職務犯罪線索開始浮出水面。

不過,與白宏利用虛開發票、貪污公款等手段用於美容不同的是,一些女性官員選擇了收受他人辦理的美容卡等受賄形式進行個人美容。

例如,楊蘋曾任北京市財政局某業務處處長,2005年初,楊蘋經同學介紹去了北京某女子世界健身俱樂部做美容。體驗過幾次後,楊蘋覺得這家美容會所服務細緻,環境幽雅,但費用太高。後來,在跟一些單位的財務負責人聊天時,楊蘋耍起了「心眼」。

北京某研究中心是一全額撥款的事業單位,中心一負責人蘇某也是女同志,因撥付資金等事項,蘇某找到楊蘋「幫忙」。二人在聊天時,蘇某問「有什麼需要」,楊蘋點名提到了一家女子會所,「你們要方便就給我辦張美容卡吧」。

過了幾天,蘇某把一張辦好的美容卡送給了楊蘋。此後,從2005年至2008年,借「過節」之名,蘇某分5次給楊蘋送上了5張美容卡,每張卡的使用金額不等,有的卡使用金額為3.8萬元,也有面值2萬元的美容卡,據統計,6張卡的總金額累計為19.2萬元。

……

案發後,據檢察機關查證,2004年至2008年,楊蘋在擔任處長期間,明示並收受一些單位為其辦理的美容卡進行個人美容消費,金額共計人民幣38.9萬元;2009年至案發前,楊蘋利用職權上的制約關係,在一些單位報銷個人美容消費發票,並將報銷款據為己有,金額共計人民幣16.9萬元。

「美容腐敗」緣何兇猛

記者在採訪中獲悉,在北京市檢察院第一分院偵辦的美容系列貪污、受賄案中,還有中石化、國家某科研所、北京住總集團、華北計算科學研究所等多家單位的女性官員相繼墜入「美容深淵」,案情波及多個行業。

據辦案檢察官介紹,13起系列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大都處於40歲至50歲的中年年齡,在各自單位雖然崗位重要、事業有成,但在私人生活中卻有著相同的美容 「嗜好」。據檢察機關不完全統計,13起案件中的女性犯罪嫌疑人的「美容癮」都極大,每個人在美容會所的消費記錄均高達數百次。

比較分析13起系列案件,記者發現,各犯罪嫌疑人的作案週期都很長,比如白宏在長達5年的時間裡簽領了工會支票上百次用於個人美容消費,而楊蘋6年裡連續幾十次收受相關多個單位和個人為其辦理的美容金卡,各自的犯罪行為都隱藏得很「深」。

「這一系列因美容而發生的貪污、受賄案件均實施在一個相對封閉的空間裡,而女子美容會所裡的高消費又將常人拒之門外,脫離了監管。」辦案檢察官剖析,這種新型的「美容腐敗」潮流極具隱蔽性,使得很多女性官員抱有僥倖心理。

另據檢察官披露,該系列案中涉及到的北京某女子世界健身俱樂部,其旗下還註冊了一些相關聯的商貿公司和銷售公司,這為多名女性官員開具不同名目的發票到單位平賬提供了便利條件。

「規範當前一些美容機構的經營秩序顯得尤為迫切。」結合辦案實踐,檢察官認為,「對於美容機構,需要在一個良好的社會秩序中發展。而時下一些美容機構的經營者,為了盈利,不惜註冊關聯的『空殼』公司,幫助一些女性官員虛開發票,放棄了基本的正義感和社會道德感,嚴重擾亂了國家正常的稅收和財務管理秩序,其違法經營行為亟待有關部門通過執法加以規範。」
貪官到處有,我朝特別多!!!
女官美容的目的,就是把美了的自己送给上级男官用。
贪腐也在科学发展,顶尖,中华有史以来第一!
白宏年近六十 还有高官玩儿她吗?
反腐是今年的重頭戲
不憂不懼不抱怨不解釋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